这是赵连玉1986年办的案件。今天翻出来一字不改地发表,也是对改革开放四十年历程的一个纪念。

?

律师意见书

对解决原杭州联营日用技术咨询研

究所与s区计经委民事纠纷的意见

?

杭州市S区计经委:

浙江省联合律师第四所接受原杭州联营日用技术咨询研究所(下称咨询所)的委托,指派我代理咨询所与贵委的争议。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及与双方当事人反复交换意见,初步弄清了事实真相和双方争议的症结所在。现对如何解决此纠纷提出一些初步意见,供双方当事人和有关部门参考。

我认为:解决争议的关键是要弄清三个问题:1.咨询所是“民办”还是“官办”的?2.咨询所与计经委是什么关系?3.民办科技机构经营积累的财产归谁所有?下面分别讨论:

1、咨询所是“民办”还是“官办”的?科技人员认为咨询所是民办机构。杭州市科委1985年的调査意见中,也认为该机构是民办机构。S区计经委的同志认为咨询所是他们官办的。理由是咨询所“一开始就是小营街道主管的。而小营街道的工业是我们管的。既然是我们管的,它就是我们的单位,它就是官办的单位”。

我认为:计经委的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原因在于:

(1)从1981年至1984年,咨询所与小营街道是挂靠关系。挂靠关系实质上是一种象征性的管理关系。管理不等于实际开办和经营,这就同如今明确科委是民办科技机构的业务主管部门,但不能因此就说民办科技机构是科委“官办”的一个道理;

(2)从我国前几年对民办科技机构的管理实践来看,民办科技机构的建立必须要找一个挂靠单位,否则不能通过工商登记取得合法地位。且不论这一措施本身是否合理,由于规定如此,所以我国前几年涌现出来的近万家民办科技机构都是要找挂靠单位的,如果我们以此作为“官办”的根据,那么我国就没有“民办”的科技机构可言;

(3)根据我国许多省对民办科技机构管理的暂行规定,所谓民办科技机构的概念,其定性的标准是“六自一独”,即自由组合、自己组阁、自筹资金、自行管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和独立核算。如果我们都能站在这一立场上看问题,那么咨询所是民办机构的分歧是不难统一的。何况1984年8月计经委在批示同意咨询所参加浙江省科技咨询中心的报告上就明确咨询所是民办科研机构。

2、咨询所与计经委是什么关系?根据咨询所与计经委各自独立为法人和双方协商建立挂靠关系的事实,我们可以明确,双方在协商建立挂靠关系的过程中所发生的关系是一种民事法律关系。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章第四条、第五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由此可知,计经委与咨询所二者的关系应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行事。只有符合这一原则,双方建立的挂靠关系才是合法的、有效的。否则,如双方达不成协商一致的协议,其中一方采用行政手段,迫使另一方服从,并无偿占用其财产,这种行为就是种违法的行为。

在本争议中,计经委与咨询所双方未能就保持咨询所“六自一独”的民办经营特点达成协议,而是发生了根本的分歧,在“未取得一致意见情况下”,计经委采取行政手段,将咨询所收归下属,并单方面免去原咨询所所长的领导职务,行政任命计经委副主任担任民办科技机构的所长……,最后,计经委还采取行政措施,不顾咨询所同志的强烈抗议,强硬査封、没收了咨询所的财产,并以主管单位的身份去银行更换印鉴、去工商所更换了法人代表的名字。显然,计经委的这种行为直接与《民法通则》第一章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相抵触,是违法行为。以行政干预手段来处理民事活动中平等主体间的关系,这是计经委在本争议中的错误根源所在。应当认识到,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3、民办科技机构经营积累的财产归谁所有?民办科技机构经营积累的财产归民办科技机构所有,这不成问题。我国《民法通则》第七十四条规定:“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属于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包括……(三)集体所有的建筑物、水库、农田水利设施和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等设施。……集体所有的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侵占、哄抢、私分、破坏或者非法査封、扣押、冻结、没收。”根据这一条规定,咨询所在1981年至1984年间积累的财产(包括固定资产二万,流动资产二万,仪器设备二万多)归咨询所所有,这应当没有疑问。然而,计经委不同意将财产返还咨询所,理由是:“咨询所积累的财产是国家的财产,他们个人的报酬与津贴都早已拿去,剩下的是积累资金,他们个人不能带走。这些财产当然归我们主管部门。现在他们提出要返还财产,叫我们还给谁?现在他们这个机构不存在了,我们总不能把财产给他们个人。

这里有必要弄清两个事实和问题:

(1)咨询所不存在了吗?从表面上看,咨询所被计经委接管后,特别是1985年其字号、法人代表都改了以后,咨询所已人去楼空。但实际上,咨询所并未解散,两年多来,它一直在抵制计经委的错误行为,努力恢复自身的合法地位。例如,早在1984年6月5日咨询所被接管之前,原所长L同志就上书了《咨询所归属计经委后应明确的几点意见》,1984年8月,L同志又上书了《关于申请参加浙江省科技咨询中心的报告》,正式提出坚持民办性质的要求;1985年3月,原咨询所副所长T同志又上书计经委,提出“要求恢复民间型的组织机构”,1985年10月,原咨询所顾问委员会举行扩大会议,18人联名上书,一致要求恢复民办机构,并呼吁计经委返还财产:1986年,L、T同志又多次打报告给省科技咨询中心,要求“中心”帮助恢复民办机构。

(2)咨询所是怎么失去合法地位的?事实很清楚,如果没有计经委的行政干预,咨询所今天会越办越兴旺。现在咨询所所以失去了合法地位是由于计经委的行政干预造成的;咨询所至今不能恢复民办,也正是计经委坚持错误行为的结果。反过来,计经委今天又以集体财产不能还给个人为理由,拖延和拒绝执行市科委调查组的三点解决意见,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一种掩盖事实真相,推卸责任的表现。

在澄清了上述问题之后,我们再来看下述事实,把民办时期的咨询所与这两年计经委接管后的情况作一概要的对比,对正确解决本案争议是有益的。下面是我根据最近的调查作出的概括说明。

杭州联合日用技术咨询研究所“民办”与“官办”的简单对比:


民办时期(约4年)

官办时期(约2年)

工作情况

完成有收益的咨询项目80多项,为上千个单位进行了技术咨询服务,开办了120多个科技培训班,自主开发科研项目成功的三项。

技术咨询项目停止,科技培训班停办,自开发科研项目一个没有。

经济效益

技术咨询收入三万七千多元,培训收入十七万多,技术开发收入14万,积累流动资金2万元,固定资产2万元,科研制品及原材料2万多。

坐吃山空,不仅将民办时期积累的流动资金全部花光,而且靠区里贷款发工资已贷款一万八千元。

科技人员发挥

作用情况

聘请七十多名离退休科技人员和兼职科技人员开展技术咨询、科技培训、技术开发等活动。

所有民办时聘请的科技人员都已离去,现只剩下几名大集体编制正式职工。

科研设施

使用情况

租购了办公用房和工作场所,建立了简易实验室,配备了一些实验仪器和设备。

仪器、设备久搁不用,破损严重。

通过以上对比,我们不能不感到痛心。同时,我感到,咨询所的兴衰,的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央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咨询所正是顺应了改革方向,才在科技面向经济服务中作出了一些贡献,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事实已经告诉我们:究竟怎样做才有利于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究竟怎样做才有利于本案迅速地得到合理的解决。

杭州联合日用技术咨询研究所是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产物,是在这个领域较早的探索者,他们的实践已经在我国科技界引起了较多的关注,在我市、我省乃至于我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因此,这场纠纷的处理得当与否,不仅直接关系到一个民办科技机构的生存和发展,而且对我市、我省乃至于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实践都将产生影响。因此,我们应当重视这个问题,采取积极慎重的态度解决这个问题。我真诚地希望,S区计经委的负责同志能够珍惜这一次调解解决的机会,坐到谈判桌上来,三方密切合作,妥善地解决这场纠纷。

此致

S区计经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代理人:赵连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6年11月16日

?

(后记:本案争议未能协商解决。争议提交法院受理后,判决咨询所败诉。咨询所最终解体。)


上一篇

下一篇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系列——法制建设回顾 1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