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86年是改革开放后咨询业蓬勃发展的关键一年。科技与经济活动的开展,倒逼立法和司法工作跟上改革的步伐……

?

?

咨询业税收立法的几个问


?近两年,我国咨询业有了较快的发展,为促进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作出了贡献,显示了它们旺盛的生命力。

?然而,当前在咨询业的发展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中一个突出问题是科协系统咨询机构的纳税问题。科协咨询机构收入是否应当交税?应交哪几种税?或所有税种免征,或部分税收免征,各地免税范围差异悬殊,各省自定暂免税期也不一。造成这些混乱的原因是什么呢?

?从现象上看,是政出多门,令不协调。实际上,造成混乱的真正原因来自另外两个方面:立法滞后和立法不合理。下面分别讨论这两个问题。


一、立法滞后。


何谓立法滞后?就是立法跟不上改革的步伐,以至于改革后出现的新局面成了“法制真空”,对新情况如何管理,无法可依。这几年,咨询业发展很快,但各类咨询机构的性质、法人身份、经营范围、税收等等,没有相应的法规给予确定,难以依法管理。利改税后,科协咨询机构的收入究竟是按1982年定的利润“暂不上交财政”的规定办,还是要交税?财政部迟迟没有相应的法令,因此,下面只能自我领会;1985年,总算有了一个要交10%营业税的法令。可是,既然这一规定与原来文件有抵触,在减免税照顾对象中又不包括科协咨询机构,那么,就需要对原先文件的规定是否取消或变动作明确的交待,不能避而不提,模棱两可。除了营业税,其他税种要交吗?如要交,是按什么标准?这些都不明确,都要靠下面执行机构自己领会。显然,立法及时,法规明确,这是避免和消除混乱的一个关键。

在当前的改革中,我们有必要重视“立法滞后”这一现象的探讨。改革中人们常常感叹“微观放活,一放就乱”。为什么会“一放就乱”呢?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立法滞后”。“微观放活”不等于“微观勿控”,不等于对微观的经济活动不需要管理,而只是意味着要采取新的管理办法,这办法之一,就是法治。让法渗透到经济活动中去,使经济活动时刻受到法的指导、调节和约束。有法可依,才谈得上依法管理。所谓的“放”,就是放权,放权的结果会给微观经济活动带来活力,同时也必然伴随着出现微观活动中复杂多变的个人意志和丰富多彩的活动方式,这样,要对之进行有效的管理,让众多的个人意志中贯穿和体现国家的意志。没有或未能制定各项具体的法规,国家意志就是空的,个人意志泛滥,必然出现混乱。总之,我们有必要强调两个同步;立法工作要与改革同步;破旧法要与立新法同步,这样才能防患于未然,才能减少改革的阻力,推动改革前进。


二、立法的合理性。


立法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从实际出发”,立法要建立在尊重我国现有国情,适合社会主义事业发展需要的基础上,只有这样,“法”才定得合理,才能发挥对建设事业的推动作用,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证和体现法律的权威性和稳定性。而不合理的法规,必然会对建设事业造成损失,并会在执行过程中遭到先进力量的正确抵制,从而使这样的法规本身变得软弱无力。

目前财政部对三类咨询机构实行减免税照顾的法规,明显存在着两个不合理之处。首先,这一规定把科协咨询机构排除出了免税之列,这是不合理,科协咨询机构,无论就其宗旨、性质、社会效益,还是初创期的困难来看,都是应考虑免税的。它是非盈利的社会服务性机构,其宗旨是为政府决策和科技面向经济建设提供服务。它是“事业性编制,企业性经营”。有人以为既是企业性经营,怎么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呢?而且它实际上是收费的呀?这是一种误解,所谓“企业性经营”是指:科协咨询机构在管理上要改变以往行政拨款的做法,它们应该在创造社会经济效益的过程中取得收入,积累资金,从而逐步做到事业费基本自给。就是要让科协咨询机构的发展又受制于经济杠杠和价值规律的调节,在市场竞争中获得自我发展的能力和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活力。咨询收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没有变。可以说,无论现在,还是将来,科协咨询机构这一根本的宗旨是不会变的,这一宗旨符合国家对科协工作的期望和要求,也符合科协本身的特性。

另外,科协咨询机构起着为政府部门献计献策的智囊团作用。并且,进行这部份工作,它常常是很难收费的,这是科协咨询机构的性质决定的。正是它的这一根本属性决定了国家对它进行管理时所应采取的政策。当前世界各国政府无不重视和扶持咨询业的发展,尤其对非营业性的咨询机构,国家更是巨力扶植,充分发挥它们的作用,这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我国这几年咨询业的迅速发展,正是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在税收上具体地体现国家的扶植政策,为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我国的咨询业创造条件。

当前,我国科协咨询工作面临着许多困难。就全国来看,咨询业的发展很不平衡,有的省份刚开了个头,却在清查经济案件和清理公司中屡遭挫折,落到了“垂死挣扎”的境地。即使先进省份也是困难重重,或是缺乏工作场所,咨询人才,咨询手段,信息网络等等。它们的事业发展资金要自筹解决,逐步积累,它们的收入大部分用来发展咨询事业,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因此,对科协咨询机构,国家应制定长远的免税倾斜政策,长期免税的好处是,既能保证我国咨询业不断发展所需要的资金,又对科协咨询队伍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国家需要科协咨询工作长期稳定地发展,而科协咨询机构长期稳定的发展首先依赖于国家对它的长期稳定的政策。

至于科研单位、民主党派、工商联合会等三类组织所办的咨询机构,应视其不同性质分别对待。非盈利性的,要免税,反之则应交税,或在短期内暂减税。无疑,只有区别对待,才有利于管理,有利于这些咨询机构本身的健康发展;也只有区别对待,才使税收立法本身有一种内在的和谐之处,人心皆服,左邻右舍的关系比较融洽,同心同德地为经济建设服务,并从中合情合理地获得报酬和奖励。


以上初步讨论了立法及时、立法合理与科协系统咨询业发展的关系,及其与改革的关系。一句话,就是改革与立法的统一性。改革少不了立法,而立法本身也是改革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因此,改革者要研究和参与有关的立法,立法者也要参与和研究有关的改革,只有这样,才谈得上立法的及时与合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赵连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6)

?


上一篇

下一篇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系列——法制建设回顾 4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