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知识产权立法和司法保护工作取得了非常显着的进步。本案峰回路转的故事不仅反映了这一历程,对我们今天处理知识产权案件也很有借鉴意义。

?

?

答辩状(兼反诉状)

关于K公司与W公司的专利侵权纠纷

?

答辩人(反诉原告):W

被答辩人(反诉被告):R

被答辩人:L经销公司

?

反诉请求:

判令反诉被告赔偿因违法无理缠讼给我司造成的经济损失约12万元。

?

事实与理由:

?一、我司自行研制的W牌电子干燥箱生产技术未落入原告专利的保护范围。

我国专利法第59条规定:“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

据原告专利权的权利要求和国家专利局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对原告专利保护范围的认定,“本(原告的)专利权利要求1具体限定了由模拟电路和数字电路组成的控制电路,所以,对比文件5不能破坏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新颖性。在权利要求1具备新颖性的前提下,权利要求2至6也同样具有新颖性”(见P7第6行至第8行),“本专利权利要求1中干燥器的吸潮盒的横截面呈梯形,本专利权利要求1还具备控制电路,即技术特征C、D、E、F所限定的相对湿度检测电路和驱潮控制电路等。所以本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技术方案具有新颖性。”(见P7第13行至16行)Z市中级法院委托的G省专利管理局作出的《技术鉴定书》在比较了原告专利和我司产品后,确认:1、“被比较客体(答辩人的产品)与本专利就整个控制电路部分是不等同的,存在着显着的差异和实质上的不同”(见P5第1/5行)。2、“吸潮盒的横截面的形状不同”(P4第14行)。3、“被比较客体缺少必要技术特征F,即无湿度显示电路。”(见P5第6/7行)。并由此作出鉴定结论:W牌产品“没有落入专利号为ZL××××的实用新型专利的保护范围。”

二、Z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的G省专利局的技术鉴定在鉴定程序上是依法进行的,对鉴定材料的处理是全面、客观的,鉴定请求和结论是规范的,因此应予采信;而C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的Q专利代理人协会的技术鉴定在鉴定程序上未依法进行,对鉴定材料的处理片面主观,鉴定请求和结论不规范和不合逻辑,因此应不予采信。

原告就同一案件在Z起诉我司期间,Z中级人民法院在征询双方当事人意见后委托G省专利局进行鉴定,委托事项严格按专利法的规定提出,委托中提交了双方的所有资料,鉴定过程中鉴定机构也充分征询了双方当事人的意见,作出的鉴定结论严格按照专利法的规定进行,而且,对这一鉴定结论原告并未提出异议。

反观C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Q专利代理人协会的鉴定,存在着以下几方面的问题:1、鉴定前法庭不仅未征求双方当事人意见;2、委托事项笼统、不规范,与专利法的规定不符;3、提交鉴定的材料不全,且原告故意隐瞒了国家专利局复审委的《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G省专利局的《鉴定书》,致使“代理人协会”在鉴定中未“全面了解鉴定所需要的案件材料”;4、由于对我方单方面采取保密措施,导致鉴定机构不能“询问双方当事人”,我方没有任何陈述的机会和提供必要材料。5、鉴定意见含混甚至自相矛盾,例:“基于以上分析,专家组认为被控产品与专利方案之间存在着b—B、d—D特征之间的结构形式上的差异,构成两者的技术方案不相同,但这种不相同的技术特征以满足了相等同的条件,因此,应认为两者的技术方案相同。”这段文字,读得通吗?而且,事实上明明不相同,怎么可以“认为”相同就相同了呢?如此逻辑混乱,而且词不达意的鉴定意见怎能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处理科技纠纷案件的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5条规定:“对技术成果进行鉴定,应当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第72条执行,鉴定部门应注意全面了解鉴定所需要的案件材料并询问当事人。”

据此,我司恳切请求纠正本案鉴定中的违法操作行为,依法重新鉴定或依法采纳G省专利局的对本案纠纷的鉴定意见。

三、原告欺骗法院,无理缠诉,其不正当诉讼请求应予驳回,并应赔偿无理缠讼所给我司造成的经济损失约12万元。

原告于1996年在Z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我司侵犯其专利权,Z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委托鉴定并在99年4月7日得到《鉴定书》,原告自觉无理,于99年5月17日以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进行诉讼为由提出撤诉(见撤诉申请书),Z中院在原告保证不再进行诉讼的承诺下于99年5月26日作出准许撤诉的裁定。但原告实际上欺骗了法庭。特别是,原告早在99年4月27日就违法向C中院另行提出了《专利侵权认定申请书》(见该书证),可见原告早就策划在C市违法另行起诉我司。

鉴于上述情节,我司请求法院依法追究原告欺骗藐视法庭的法律责任,并依法驳回原告违法无理缠讼的请求。

同时,为应付原告的无理缠讼,我司已为此支付旅差费、鉴定费、律师代理费等损失近12万元,现我司就此损失依法反诉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四、我司与被答辩人L经销公司无销售关系,原告R为使本案在C市管辖受理,恶意串通L经销公司从广州销售商购买W牌产品后,再开票销售给R,R以此发票作为本案在C市起诉受理的依据。

但据我国《民法通则》第58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行为无效,因此,我司恳请法庭认定R从L经销公司购买我司产品的发票证据无效,并依法撤销对本案管辖受理。

??? 此致

C市中级人民法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答辩人:(略)

?

?

(说明:本案开庭后,原诉原告主动要求和解。在法庭主持下,双方调解结案。本案的正确处理,为原被告双方后来的健康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被告的W公司,现已成为行业翘楚。)


上一篇

下一篇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系列——法制建设回顾 9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